“穷”,也是一种资产

我对孩子的教育原则里面有一条是“刻意让孩子感觉到穷”,希望让孩子认识到自己的需求不可能无限的被满足,在有限的条件下学会自己作出选择,懂得“舍和得”。

小时候家里条件差,对我的影响凝结成了“情结”。“情结”,大概是小时候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,长大后即便有能力满足也会不能控制的持续囤货。

这些情结,也深刻的影响我现在的生活。
我的情结主要有3个:小本儿+笔、收音机、键盘。

小本儿+笔

到现在还记忆非常深刻的2件事:

  1. 我有一次非常虔诚的祈祷“求主保佑,让老师明天布置作业抄写《达芬奇画蛋》”。因为我妈给我买了一本“会议记录”的笔记本一直没舍得用,我特别渴望用一下。第二天老师果然布置了抄课文,我就未经允许偷偷用新的笔记本抄写了课文。被发现后,我妈让我把字擦掉(小学用铅笔)然后把笔记本收起来了。
  2. 初中时,我私存了放在桌上的10元钱,夹在家里的《圣经》里好久没敢花。直到实在忍不住了,买了一支英雄钢笔。然后说是别的同学的,到现在我妈都不知道,这是我唯一一次偷了家里的钱。

收音机

收音机是农村孩子了解世界的一个通道。那时候别人家都有录音机(磁带机+收音机),可以听流行歌曲可以听新闻。当然,我家没有。我借过一个同学的,半天后被他妈要了回去。

后来我爸带回来一个从废旧车上拆下来的车用型。我用万能充电器220V变12V直流供电,终于有了自己的收音机,那时一边写作业一边听着电台里带着背景音乐的精选短文,我觉得是最美好的事了。不过后来接错了正负极,烧了。

再后来,初中劳技课一个焊接收音机的课件,我在开学前就照着电路说明把它做好了。于是每天10公里的走读的路上,我有了随身听!

收音机
直到现在,手机只要是带收音机功能的,我都会高看一眼。

键盘

初中对收音机的痴迷变成了对电子科技的喜好。
我那时有个本领,对所有的网址和邮箱过目不忘。但是那时电脑尚未普及,学校的机房基本没有开放过,学校发的《指法练习卡》是更实际一点的东西。那时课间休息时同学们会一起比赛看谁打完26个字母用时最短。
指法练习卡

键盘这个东西就深深印在了脑子里。

高中时,因为住校有了自己的生活费,财务空间大了一些,可以靠信用预借同学的钱,慢慢节省伙食费来还债,无息贷款。东拼西凑几个同学的几百块钱从二手市场买了1台富士通486笔记本电脑,能了解系统的底层运行原理,能写简单的代码,宝贝!

工作后,我成了程序员
我的爱好,我的职业,我以此为生。


这篇有点长,是印象比较深刻的回忆。

现在的物质条件好了,但是下一代,被我们剥夺了很多无形的东西,比如作选择的能力,比如对美好事物的渴望和延迟满足的快感。

“穷”,也是一种资产,我们要为孩子刻意创造这种资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