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ravis.Wang

被山寨的壮士,干!

刚才看腾讯出了个“腾讯问卷”,想到个梗:如果投资人问你“要是腾讯做你做的这个事儿,你咋办?”,你就反问他“腾讯还做投资呢,你咋办?”

其实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,像 BAT 这样的公司,做什么都不奇怪,因为他们有的是资源。但是他们去很难做出来什么,因为做事的人,得不到资源。

我们也有一家这样的友商,非众所周知。我也经历着被山寨的苦恼,用“该被山寨的产品,总会被山寨”来安慰自己。

如果你也是被山寨了的壮士,请跟我一起谈谈理想谈谈人生。

第一阶段,非常鄙视,嗤之以鼻。

觉得他们根本不入流,不是一个级别,所以我对他们网页源码照搬、甚至到了文案级的山寨都放之任之,我认为连个文案都懒得花心思写,怎么可能有跟我们竞争的能力。

截图没有带上对方头像和名字,因为本文的目的不是出来撕逼的,要撕早撕了 :)

翻了一下以前的微博私信,发现我真的好天真,我当时还在朋友圈炫耀终于有用户注意到我们前端的极致细节了。问技术细节,问我们要不要支持企业证书,研究新版功能,在聊天中还透露了好多包括融资之类。还有后来接触到的许多投资人,提出要些数据看看的时候,我都是非常痛快的直接截图给他,因为我的想法很简单,我们的数据完全真实,不怕别人看,哎,图样图森破!

确定我不会做企业证书签名后,他们就迅速的把自己的产品上线了,主打“企业证书签名”。如果抓到一个在当前看来是竞争对手的一个弱点,来当作自己的卖点,并美其名曰“差异化”,那这个产品注定走不远。因为竞争对手很容易弥补缺点,或者是他们觉得这个不是个缺点。前一阵被推到风口浪尖的“90后霸道总裁”余佳文,我非常认同他的一个观点:“竞争对手最大的缺点是他的优点”,这句话可能乍一看很矛盾,却很有到道理。

第二阶段,陷入焦虑。

直到越来越多的地方看到我们跟他们的区别是什么、怎么评价这两个产品、甚至不明真相群众以为 fir.im 是个他们的山寨货。甚至有多少的恐慌,并且把焦虑和恐慌带给了团队:我们怎么连个游击队都搞不定,我们速度怎么这么慢?!

创造和复制,在难度和时间上都不是一个量级。不是我们慢,是山寨速度太快。山寨的缺陷是,不管有多快,只能无限的靠近,无法超越。

第三阶段,辩证的看这个问题。

我们创业也好,生活也好,总是要有个梦想,如果把梦想理性的加以限制变成有可能实现的,则称之为理想(这纯粹我个人杜撰,我相信词典里肯定不是这么解释“理想”的)。我创业的理想(此处背景音乐是欢乐颂)是给开发者服务,让开发者、程序员能更有生产效率,减少不必要的重复枯燥劳动,能多一些时间陪陪家人。如果从这个高大上的理想出发,看友商好像是在帮忙实现而已,那我是不是应该高兴呢?事实上并不是这样,我很狭隘自私的在认为别人偷了我的东西。

再来看创业,创业就是创造商业(来源请继续参照我前面对理想的解释)。商业的目的就是在不触犯法律的条件下最大化的为股东牟利。山寨算不算触犯法律呢?在当前的大局域网里,很难认定,即便你有商标有著作权。既然很难认定山寨违法,友商在产品上用最小成本实现最大产出没错吧?我们只是用道德去评论它做的“不应该”。

刚才提到了大局域网,因为这个特殊的存在,我们在这个大公鸡的版图上自成世界。我们现在几乎能找到所有网外产品的“镜像”,这些网外产品都是在用户需求中孕育出来并迅速变成一个大的商业。网内也会很快生产出来一个“镜像”,乘以人口的红利,得到了在国内的大繁荣。人们会因为它是山寨而不用吗?

第一个小结论:界定山寨的标准是主观的,而且用户根本不在乎。

在我刚开始融资的时候,投资人总会问我一个问题“这么好的产品,为啥之前这么多年国内就没有人做”。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,因为我确实不知道答案。后来随着竞品的出现,加上fir.im频频出现在投资人收到的 demo 链接里,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人再问了,因为我们共同教育了市场和投资人。

这也有些像滴滴和快滴,你出10亿我出10亿,这样我们就有20亿来一起教育市场,让用户形成使用习惯。

第二个小结论:山寨也在帮助我们教育市场。

我们之前的开发进度非常缓慢,总是优哉游哉,因为没有紧迫感,这恰恰是创业公司不该有的,这是致命的错误。现在我们总会感觉后面有人跟着、有人抄着,我们需要快点再快点,保持创新保持增长保持融资速度。

所以,最后一个结论:山寨是我们的兴奋剂,是让我们提高效率的作弊器。

不管你愿不愿意,山寨就在那儿了,喝完这碗鸡汤,干!